动态 news
首页 » 动态 » 关于复式麻将问题的一点看法 — 王晓中

关于复式麻将问题的一点看法 — 王晓中

类别: 动态 时间:2017 年 8 月 17 日

前不久,国际智力运动联盟(IMSA)宣布,已经把复式麻将纳入智力运动比赛(以下简称复式麻将)。

复式麻将的主要特点,是参照桥牌复式比赛的方法,按照比赛规程,预先设计并固定装配好若干套牌张、牌序完全相同的牌,由不同的牌手来打,试图通过预设同等条件,最大限度地消除行牌中的偶然性,给予牌手同等的机遇,由此凸显牌手的技术水平,凸显比赛的公平性。

复式麻将比赛的出现,出于两方面的推动。

作为中国的设计开发方,主要还是把麻将理解为一项智力运动。并力争把它推向国际智力运动赛场。经过对于国际智力运动联盟、对于智力运动比赛项目的理念、原则和方式的理解,根据其要求,对麻将比赛进行了复式比赛设计,以此使麻将能够得到国际智力运动联盟的认可,进入国际智力运动比赛。

麻将在世界上已经流传很久,受众庞大,名气也很大。而国际智力运动联盟一直认为,麻将牌张数量庞大,花色繁多,构成的变化和或然性无法估算,行牌依靠“运气”、“手气”的成份格外突出,很难体现智力运动公平竞赛的原则。如果接纳麻将,麻将必须在比赛方式上,依照智力运动联盟所坚持的理念和原则,进行改造。具体设计操作,可参照复式桥牌赛,以及棋类比赛的复盘的模式。

在双方的协调、撮合下,复式麻将比赛应运而生。

复式麻将比赛一出现,就引起了许多争议。

桥牌所打的扑克共有54张牌,麻将却有144张牌。扑克只有4种花色,每种花色只有13张牌。而麻将花色多达6类42种。

桥牌比赛,只有开局叫牌时有一次叫牌口令,一旦叫牌成功,就进入“沉默”行牌阶段。而麻将行牌时,有5个不同的标准口令,根据行牌出现的得牌机会,一手一报,不限报出次数,直至行牌结束。

行牌时,桥牌出牌顺序比较简单,按预订次序一次打完。而麻将从确定开牌方开始,到摸牌(取牌)顺序,就由投掷骰子确定。还未行牌开打,就进入了“运气”和“手气”的境界。

桥牌牌手是一次摸完13张牌,叫牌成功后,直到打完。因此,牌手可以根据手中已有的牌以及各家出牌实况,进行计算和设计战术。有经验的桥牌牌手,有时根据叫牌,就可以清楚地判断各家牌型牌点,输赢已经成竹在胸。在桥牌赛中,常常可以看到,还没有行牌,大家已经知道结果,彼此明白认同,于是一同掷牌(亮牌),计算得分。

而麻将开始各摸13张牌(庄家14张,含先打的1张。),从第一张牌打出,就开始“边打边摸”,每打出一张,必须从牌池中摸取一张牌,补足13张。这就是说,谁都无法猜测自己下一张将摸到什么牌,也很难猜测对手将会打出什么牌。只有通过观察并记住全局每个牌手的行牌过程、取舍去留,结合自己牌型的变化,来不停地计算,不停地调整战术。也就是说,在行牌比赛过程中,无论是谁,每打出一张牌,每摸到一张牌,都会出现新的变化,或者说出现新的“运气”或“手气”,出现瞬间的优劣变化,出现转瞬的胜败得失。这种“运气”“手气”造成的变数,贯彻行牌始终,乃至整个比赛始终。

桥牌的得分计算是比较简单的点数加减法。而麻将的计分有81个番种,分9个系列,分值又分为12个等级。而且根据和牌的牌型,采取全部达成番种混合叠加计算的方法,使成绩计算更为复杂。

仅从以上对比,可见麻将的基本牌型组合和行牌方式,打法所遵循的通则(目前为止,不论什么规则,大同小异,而且还在不断细化,不断丰富完善。),计算方法的构成,决定了其未知的变化和不可预见性,构成庞大的数学模型,计算结构相当复杂,犹如浩繁的天书,把握驾驭的难度极大。

传统的、普遍的看法认为,在所有智力游戏(或比赛)项目中,麻将的最突出的特点,也就是麻将的魅力和精妙之处,就是它的不可预见性,也就是俗话所说的“运气”、“手气”。

在这种浩繁的变化莫测之中,蕴含着无穷的奥妙,最为引人入胜,也更能较量牌艺的高低。

那么,作为牌手,究竟能否真实地把握这些“运气”和“手气”?也就是说,麻将的输赢,成绩的差异,究竟是否具备智力竞赛的价值,是否能体现公平竞赛的原则?

以国际智力运动联盟为代表的一种观点认为,这种变幻莫测的“运气”和“手气”,对牌手来说,几乎无法预料,无法把握,无法客观地体现人的智慧,无法客观地衡量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差异和对比。因而,如果作为传统的中国麻将,其智力竞赛的价值不大,作为一种博弈,是无法实现公平的,因而是不可取的。如果对于“运气”和“手气”不加以限制、弱化和改造,麻将就只能是一种消遣性质的娱乐,并不具备公平比赛的属性要件,尤其不适于公正、公平、公开的智力竞技比赛活动。

关于“运气”、“手气”,还引申出一种更加偏激看法,也是一种世俗偏见,认为只有抱着精神刺激的欲望,玩物丧志,或是抱着赌博的动机,从事自欺欺人的勾当,才会把麻将奉为痴迷的玩物,或是作为牟利的工具和手段。其实,从问题的内涵来说,这已经不是麻将的问题,而是怎样应用麻将的问题,是人的社会行为问题。

众所周知,就“运气”、“手气”来说,从未知性和不可预见性来说,是麻将和扑克牌共同具备的特征,从这一属性上说,二者是完全相同的。最大的不同只是在于,麻将牌组成花色数值数的规模和复杂程度,数倍于扑克牌,因而导致未知因素更为浩繁,构造更为复杂。从这一点来说,麻将和扑克牌,“运气”和“手气”,不在一个量级上。

其实,正是因为扑克牌的这一属性,它是最早用以赌博的工具。迄今为止,从全世界来看,作为赌具,扑克赌博早已经风靡世界各个角落,其应用历史、传播的范围和流行的规模,各种方式五花八门,事实上远远超过了麻将。在赌场上,扑克牌的名气更大。

当然,作为现代运动竞赛项目,由扑克衍生的桥牌运动的创立,也远远早于麻将。桥牌的复式比赛,又是人们在桥牌竞赛活动中按照自己的理念设计的一种特定的竞赛方式。复式桥牌赛的用意,同样是意在通过改变打法规则,来限制、弱化行牌的“运气”和“手气”的因素,设计一种相对同等的客观条件,相对公平的机遇,来证实牌手的智力竞赛能力,以实现竞赛公平的最大化。

如果出于强调人的智力因素的决定作用,突出人的智力能力差异的理念来说,作为一种比赛方式,复式麻将和复式桥牌一样,都应该予以理解。

从另一个角度分析,这样做,也伴生了局限性。

复式比赛,看似实现机会均等,体现了比赛公正。而从更为开阔、更为客观的意义上看,这种做法,其实是以人为手段,去干预和改变一种客观存在的未知世界,刻意地在某些可控的环节上,最大限度地去除未知因素,去除偶然性,以此来迎合人的主观愿望和认知能力,而不是更客观、更充分地调动和激励人的主观能动性,面对未知世界和偶然性的挑战,去探索规律,认识更广袤、更深邃的客观世界,激励人的智力发挥,不断地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尽管这条道路永远没有尽头。

人的智力的发挥,与“运气”、“手气”之间的相互作用,事实给予了有力的回应和启示。

近十几年来,各种各样的麻将赛事遍地铺开,参赛的人员遍及世界各地。这些赛事,逐步形成了高度一致的比赛规则和赛制,呈现出规范化、标准化的雏形。随着网络技术和网络市场的发展,线上赛事的发展也十分迅猛,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而这些实战类和网络线上的比赛,全部是遵循并保持了传统麻将竞技的模式。

列举几个具有启示意义的现象。

一是的确有一些牌艺高超的选手,频繁地参与多种类、多级别的赛事。他们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战绩骄人,表现出明显的高水平。而且,这种成绩不是偶然的一次几次,而是通过十几年参加的数十次大型比赛、数百次对局中脱颖而出,呈现出非同一般的、稳定的高水平。在他们身上,体现了同等“运气”和“手气”条件下,人的智力和竞赛实力的差别。

二是欧美国家的选手,由十几年前开始,从“目不识丁”的初学者水平,目前已经发展到与中日麻将高手对垒的水平。在他们身上,体现了麻将的“运气”和“手气”,是可以认知的,是可以驾驭的。

第三,几年前,笔者曾亲眼目睹了一次国内公认的四位“老师”级麻将专家的表演对局。打到最后一张牌摸完,没有和牌。这就是说明,他们对“运气”和“手气”的驾驭,他们的实战能力,已经到了相当自如的境界。

这种现象,说明了一点问题的本质:麻将固然有更为丰富、更难驾驭的“运气”和“手气”,但最终还是“成事在人”,在于人的行牌能力和实战水平。麻将竞赛的对局,最终还是人和人之间的竞争。具有决定因素的,还是人的智力发挥和智力的提升,在于牌手对麻将竞技的驾驭能力。

牌手在行牌过程中,注意力高度集中,他们的记忆能力、计算能力、判断能力、应变能力和实战经验,以及文化素养,心理素养,乃至道德行为素养,都得到充分的表现和极致的发挥。这时,虽然“运气”和“手气”固然变幻莫测,但对所有的人,它的时空构造都是均等的,安危机遇也是均等的。起决定作用的,就看牌手的综合能力,也就是智力实力。

所以,应该承认,规范、标准的麻将比赛的成绩表,并不是“运气”“手气”差异,最终还是取决于牌手的竞技水平。

所以,对复式麻将比赛持保留态度的很多人,并不是怀有成见或盲目的抵触。他们对麻将的那种难以预料的客观变化、高难精算和判断力,其实是更高水平的智力挑战,确实有独到的心得。麻将虽然很难,但也是最为征服人心,最能挑战人的智慧。这是麻将最核心的魅力和光彩所在,也是广大麻将牌手和爱好者的至爱所在。

如果刻意地、而且是最大限度地抹去麻将的“运气”、“手气”,那就如同大家一起上课,面对同一个方程式求解一样,虽然答案有对有错,学生有好有差,但是味道变了,麻将的本

色减色不少。实际上,在一场比赛中,对于参赛牌手来说,未知要素的压缩和摒弃,就意味着竞争的难度和复杂指数,大大地降低了。

对于传统麻将竞赛和复式麻将竞赛的不同看法和做法的差异,实际上是对于智力运动的理念的差异。

麻将作为起源于中国民间的一种民俗游戏,一种民族传统文化的载体。要想建立现代体育竞赛制度和体制,进行必要的改造是必需的。

但是,这种改造,必须首先是传承,在传承的基础上,展开“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改造。既要保留其独有的特色,又要符合现代体育比赛机制,由此使这一古老、通俗的民间游戏,成为一项现代体育竞赛项目,沿着“健康、科学、友好”的道路向前发展,翻开历史的新篇章。这是一项艰难复杂的工程,更是一项承先启后、代代传承的长远工程。

1998年,当时的国家体育总局曾一度在群众体育运动项目中为麻将立项。为此专门组织力量编纂了《中国麻将竞赛规则(试行)》(麻将界简称之为“98版”)。从此,为这项工程开了一个好头。

98版的问世,在中国麻将的发展进程中具有标志性的历史地位。98版的意义在于,为麻将的传承和发展指明了一个正确的、崭新的方向,搭建了一个融入现代体育竞赛机制的框架,为而后麻将竞赛活动以及社会麻将活动开拓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98版对传统麻将的结构和通行规则,进行了全面的研究和论证,做了大量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兼容并蓄,逻辑呼应的工作,对牌张种类的构成,比赛的规程,行牌的定约,番种得分的计算,直到比赛的道德作风和行为举止,做了一个较为全面的设计和规定。特别是对于流行于民间世俗游戏中的一些杂乱、不良、无理的套路和习俗,进行了甄别、淘洗、清理、整合的工作,这对于创建一个规范、标准的竞技麻将打法,使之符合公正、公平、公开的现代体育竞技原则,为逐步建立统一的麻将竞赛制度,使麻将从民间民俗娱乐游戏转变为现代体育竞技项目,奠定了基础。

98版的出版发行,受到全国麻将界的普遍欢迎,成为全国各地、各流派、各个麻将群体组织麻将赛事的通行规则。

98版的推出和执行,也受到世界各国麻将界的关注,到中国参加赛事的各国牌手骤然增多。

2005年,在北京举行的第三届中华麻将公开赛上,在于光远、龚育之、李梦华、徐才等老一辈著名社会活动家的倡导下,中日欧美等国代表举行联席会议,成立了世界麻将组织。

同年,同样是在这些老一辈人士的指引下,为了履行“麻将源于中国,属于世界”的工作方针,世界麻将组织组织力量,开始编纂一本供中外麻将比赛活动参照执行的《麻将竞赛规则》。其间,日本和欧美国家的麻将学者和牌手,为《规则》文本的内容和翻译,提供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做了大量具体工作。2006年,《规则》中英文版问世。麻将界有人称其为“06版”,以区别于98版。

因为06版是参照98版的思路和框架,并汲取几年来在中外实际比赛活动中的其他通则编纂而成,所以,06版的纲目和细则,体现了与98版高度的一致性和延续性,二者之间没有任何冲突和矛盾。对于竞技麻将活动的普及推广,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同样被许多麻将学者和牌手所认同。亦有将06版和98版规则所表述的基本原则和操作细则,称为“国标”。

2012年起,世界麻将组织根据多年比赛实践中的具体问题,再次对06版进行补充修订,并在世界麻将组织各成员组织的共同参与下,于2013年编纂出版了中、英、日文版版本。

06版的主要意义在于,集中体现了“麻将源于中国,属于世界”的理念,为中国麻将

以现代体育竞技项目的形象走向世界,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中国竞技麻将为更多的国家和地区的麻将学者和爱好者所了解和接受,在国际社会的麻将竞技比赛和娱乐活动中提供了参照标准。同时,也让世界麻将爱好者更多地了解中国麻将的发展变化,观察和参与中国的麻将文化的新生。

麻将应该走向世界,应该做多种尝试,与世界上的多种文化相互接触,相互融洽。作为一种民族文化现象,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趋势。

世界智力运动联盟是国际上严肃正规的体育运动组织。设计并推出复式麻将比赛,麻将籍此进入世界智力运动比赛系列,不失为一种尝试。它有什么是非,有什么长处和弊端,它的前景如何,对于麻将界来说,还需要实践和时间来验证。

就以复式桥牌来说,虽然已经成为世界桥牌比赛的一个“定式”,由于比赛准备操作比较复杂,耗费时间和人力较多,“运气”和“手气”不足,最终这种方式还是多限于特定比赛时运用。而在大众日常娱乐和更多的比赛活动中,并没有采纳复式打法。

麻将的牌张花色要比扑克牌多得多,如果作复式比赛,其准备的时间、人力,包括配套器材、系统,就更为繁杂。这对于普及推广就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和限制。估计复式麻将也将和复式桥牌一样,多限于专项比赛中采纳,难以融入传统的、大众化、日常化的麻将竞技活动和比赛活动中。

复式麻将是第一个,目前也是唯一一个列入世界智力运动联盟比赛的麻将比赛项目。由此产生的两个问题,需要引起中国麻将界乃至国际麻将界的注意。

首先,复式麻将比赛的方式和规则,最终是由世界智力运动联盟决定。即便是由中国相关人员和组织作出技术设计,但比赛方式和规则,最终要由世界智力运动联盟根据相关章程和程序,予以审核批准。也就是说,复式麻将比赛的决定权、主导权,在于世界智力运动联盟;中国方面的工作,属于迎合、遵守、从属的地位。至少在目前,复式麻将比赛的主导权和决定权,已经不在中国麻将界。也就是说,源于中国的麻将,当它走上世界舞台,将会必然地遵守国际规则。包括建立和参与组织机构,设计制定标准,建立和执行制度,制定和遵循程序,都将必然地要和国际社会公认的行为准则接轨。

今后,在如何处理好有关麻将竞赛规则和竞赛方法的话语权的问题上,如何处理好中国成员与国际组织的关系,如何处理好民族遗产的传承与现代发展创新的关系,是需要中国麻将界认真关注和思考的。

其二,鉴于世界智力运动联盟在国际智力运动中的地位,而且仅仅承认并接纳复式麻将比赛。由此可能会给国际社会对麻将的认知造成一定的影响,理解为只有复式麻将比赛才能代表正式的麻将比赛,甚至成为麻将赛事的唯一标准。这对于传统的竞技麻将比赛,也就是98版、包括06版所代表的比赛模式,将构成一个新的挑战。也是世界广大麻将学者、牌手和爱好者探索、学习的新课题。

对于复式打法和传统打法,就如同中国的不同地方的不同打法一样,天南地北,江浙川陕,孰是孰非,孰长孰短,应该允许各有所爱,各取所长。门户之见,派系之争,都是当前麻将界(尤其在中国国内)的顽疾,都是应该摒弃的。

在此,作为麻将文化的策源地和传承国,真正热爱中国麻将的学者、牌手和爱好者,以及社会各界有识之士,尤其应该感到形势逼人,任重道远。

麻将走上现代体育竞赛的道路,有许多新的问题,新的挑战,或者说新的“运气”、“手气”将不断出现。客观地说,麻将的许多事情,最终还是要靠中国人来做。

尤其是独具民族特色的麻将赛事,以98版或06版所代表的传统麻将竞赛,从规则设计

到编纂、赛事的策划到运作,要不断深化、细化,更为严谨,更为专业化,使中国麻将在丰富多彩的竞赛事业的引领下,不断与时俱进,呈现新水平,新形象,打造高水平麻将赛事品牌,为广大的麻将牌手和麻将爱好者,搭建更高水平的赛事舞台,使历史悠久的中国麻将文化更好地走向世界,沿着“源于中国,属于世界”的道路,向着“健康、科学、友好”的愿景,在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文化生活中,得到更加美好的发展。

2017-08-13